二月流光

You should know I am green but I will find my way around

作业产物

短打  

  

一发完

  

不针对任何人

  

  

  

  

  

  

  

  

  

  回去的时间定在了19号下午。那天恰逢下了点雨,机场停机坪里的草地被冲洗得发亮,一眼望去像是泼洒了浓墨重彩。送机的粉丝比往日里的多,扛着长枪短炮却也没有往日的聒噪,只是沉默的按下快门,脚步声纷乱匆忙,都默契十足的维持着仿佛凝固的气氛。

  

  

  

过安检的安保人员打了个哈欠,激起满眼生理泪水一边帮几个孩子检查行李。机场人员由于B城的特殊性,平日里有些身份的人来来往往见得多了,渐渐也没了什么稀奇感。近几年娱乐当道,连带着各种流量也都爱往一线城市跑,久而久之各种接机现场也熟视无睹,但像这样的景况却当真是一反常态。有些安静的过分了。空荡荡的空间里只剩下了杂乱的快门声和庞大的脚步声。

  

  

  

留下的丁程鑫四人带着口罩带海关门外站成整齐的一排,少年人挺拔的身形像几株白杨,除了年龄最小的刘耀文已经两眼通红,其余的三人仍还状似波澜不惊。

  

  

  

艺人行当在公众视野里的表情管理甚为重要,丁程鑫面无表情地网向海关另一边那一行人的方向,藏在风衣兜里用力攥紧的指尖被纠缠到泛白。马嘉祺目光深邃,久久聚焦的实现涨的眼眶发酸。机场落地窗外远处的航站楼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在视线里变得模糊不清,他看着那群人熟悉的背影——那些被日光拖拽成纤细黑影的身形,心底分不出一丝一毫即将面对镁光灯的喜悦。

  

  

 

那一场没有硝烟,却兴师动众的残酷战争,终究是落幕了。

评论
热度(7)

© 二月流光 | Powered by LOFTER